广东数百警力清查汕尾吸毒窝点 抓百余人(图)

羊城晚报记者 张璐瑶通讯员 王佰川 黄桂林

两个吸毒“嗨场”,一个藏于粤东县城的豪华会所,一个藏于依山傍海的偏僻山村。

8月9日凌晨3点多,数百名警力兵分两路,跨市奔袭,通宵作战,在两个窝点中抓获近百名瘾君子。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女孩,且多为90后。

广东省公安厅11日通报,8月9日凌晨3时,按照“雷霆扫毒”和“3+2”专项打击整治行动的有关部署安排,在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的统一指挥下,省公安厅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异地用警、异地办案,直接组织调动惠州市公安局数百名警力,对汕尾市海丰县皇朝富鑫KTV和海丰县小漠镇沙浦心村一地下聚众吸毒窝点进行突击清查。

行动期间,警方共查获涉毒嫌疑人113名。其中,贩毒嫌疑人3名,吸毒人员66名,其他涉毒嫌疑人44名,缴获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1.48千克,吸毒工具一批,仿六四手枪1支,子弹20发,管制刀具2把,车辆10部。

目前,相关审讯、取证、抓捕工作正在进行中。

出发

突发状况,行动延期

8月7日晚

惠州

8月7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随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民警一同从广州出发。出发时,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将去哪,抓什么人。

当晚,记者到达惠州,与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会合。

邓建伟告诉记者,目前仍不能透露行动的位置和详情,但根据前期侦查得到的线索,两个窝点都有枪。

22时20分左右,邓建伟宣布召开紧急会议。原来,21时左右,前方传来线报,其中一个窝点原本有客人定了个大房,到了晚上却临时来不了了。按计划,两个窝点要同时行动,否则极有可能打草惊蛇。

“箭在弦上却要放下。”邓建伟严肃说道。他分析,目前,尚不能确认是否有人走漏了风声,几经讨论,警方还是决定等到8日晚,再伺机行动。

当晚,已经集结好的数百名警力也临时解散。“告诉他们,今晚只是演习。”邓建伟说。

行动

谁泄密,谁就进去

8月8日晚

惠东

等候了一天,8月8日晚,记者终于接到出发的通知。当晚23时,一组人员随警出发,23时30分,羊城晚报记者随邓建伟率领的一组队伍也出发了。

8月9日凌晨,记者到达惠东县公安局。

9日零时10分,行动前的部署会在惠东县公安局召开。不到半个小时的部署会,“保密”一词被至少强调5次。邓建伟告诉记者,此类行动,保密是关键。鉴于7日晚的突发状况,此次行动成败与否,保密显得更重要。

“如果谁泄密,谁就进去(看守所)。”一位领导直接说道。

会后,包括记者在内的行动人员的手机全部上交,每个小组的组长现场领一部对讲机。

直至出发时,各组人员仅被告知“行动有可能不在本地”,并数次被要求,绝不能通过微博、微信、短信等形式透露去向。

邓建伟还强调,此次行动,对方可能存在攻击性的器械,要把警戒级别提到最高级。

凌晨1时,数百名警力整齐列队在惠东县公安局大院内,包括边防武警、特警、派出所民警、便衣民警等。邓建伟现场做了最后的动员,再次强调注意安全、保密。

浩浩荡荡的车队上路了,不知去往何地,不知何时到达。

抓捕

2分钟控制全场

8月9日凌晨

海丰

凌晨3时10分左右,记者到达海丰县城红城大道西一家名为皇朝富鑫的娱乐会所门口。

会所大门紧闭,外面漆黑一片,上百名边防武警、特警已经行动,缉毒犬、防暴犬也被带到现场。他们从会所侧门迅速进入,一路警力沿外墙楼梯一路上到会所7楼,才听到隐隐的音乐声,但楼梯口的门被紧锁。警察拿出破门锤,强行破门进入。

此时,会所内正灯红酒绿,包房内,数十名年轻男女正随着劲爆音乐“嗨”起来,桌上散落着数十根吸毒用的吸管和盛着毒品K粉的红白盘子。

短短2分钟,警方已控制全场,每个出入口都有边防武警、特警持枪把守。警方在现场6间包房内控制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80余人,并当场尿检,有40余人被检出吸毒。

得知行动成功,邓建伟现场致电汕尾警方,要求海丰县公安局长,分管治安、禁毒的副局长马上过来领任务。

记者随警走访现场,每个房间向外的玻璃窗都用木板钉死了,会所号称营业到凌晨2点,熟客都是偷偷从侧门进入,从外面看不到一丝灯光,也听不到一点音乐声。

在顶楼,会所还搭了个简陋的窝棚,民警带着缉毒犬在进门左侧的一个箱子里查获一袋K粉。警方还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更衣室,里面有一本会所在册的“陪溜妹”的名录,约有二三十人。每人有一个格子存放物品,里面放着高跟鞋、统一的化妆包等。

有民警告诉记者,“陪溜妹”不同于一般的KTV“公主”,还要陪吸毒。

记者留意到,每个包房里,都有将近一半是年轻女性。记者询问得知,其中多数都是90后,不少还是95后,最小的仅有18岁。

他们面对警察都很镇定,有的哭诉自己家里还有5岁幼子,有的称自己因为失恋才吸毒,有的说自己只是来喝酒的,有的则说自己来这里只是为了多认识朋友,不再做“剩女”,有的还说自己是被一个见过两次面的朋友邀约,有的还说用微信“摇一摇”约来朋友……

会所楼下的一辆车内,警方还缴获一把仿六四手枪,子弹5发。

凌晨3点半左右,另一组也传来消息,在海丰县的一个偏僻乡村里查获一个藏身于废弃宿舍内的“嗨场”。

通宵抓捕、取证过后,早上7时,“嗨场”内的吸毒人员被带走,天已大亮。

此时,忙活了一整个通宵的邓建伟才终于放下心,他再次见到记者,虽疲惫却面露喜色,忍不住与记者们击掌相庆。

95后吸毒妹:

被抓前几小时在给爸爸过生日

小丽(化名)今年刚20岁。她长发飘飘,面容清秀,穿着白色T恤,牛仔短裤,低头坐在角落。

她所在的包房里,有五六个如她一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基本上都是“95后”。

17岁被同学劝吸毒

小丽是惠东人,在酒吧做销售。在家人印象中,她是一个孝顺懂事的乖乖女。实际上,从17岁开始,小丽就沾上了毒品。

她告诉记者,初中毕业不久,她到深圳打工,3年前才回到惠东。那时,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带她出来玩,伴着劲歌热舞,同学拿了一条K粉让她吸。小丽听过吸毒的危害,不敢接,同学却劝她“吸一点无所谓”。于是,她试探性地接过来,吸了第一口。

“第一次吸了之后就吐。”小丽苦笑了一声,“后来他们经常叫我出来玩,慢慢地,我也就适应了。吸了之后觉得晕晕的,听着音乐比较舒服。”

从那之后,每逢周末,小丽就经常被朋友叫出来玩。“2012年左右,惠东还比较少人查吸毒,后来就严了,也没地方玩了。”她说,“所以中间戒了两年左右。”

2014年1月,朋友告诉小丽,可以到海丰来“玩”,小丽的前男友也带她加入了一个一二十人的小圈子,每个月,他们会到海丰来“玩”两次。

刚给爸爸过完生日

警方行动时,小丽和朋友们正随着音乐跳舞,十几条吸管散落在桌子上,还有两盘K粉。

小丽告诉记者,她当晚11点多和朋友一起开车从惠东来到海丰,朋友带了K粉来,她跟着吸一两条,准备玩到早上6点再回去。

与往常不同的是,他们只“嗨”到一半,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突然出现在面前,小丽知道,这次的后果很严重。

现场,小丽一直很镇定,同包房的年轻女孩当场哭了起来,小丽淡淡看了一眼说:“可能是刚出来玩,被吓到了。”

记者问她:“你不怕吗?”

小丽愣了一下,突然哽咽起来:“我怕家里人知道我吸毒,怕他们难过,怕他们知道之后把我赶出家门。”

她告诉记者,自己在父母面前一直是个听话孝顺的乖乖女,8月8日是她爸爸的45岁生日,她专门回老家陪爸爸过生日,晚上刚过完生日,接着就来了海丰。

提起爸爸,小丽的眼泪止不住了,“出了这种事,我也没脸见家里人了。”

张璐瑶、王佰川、黄桂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民币贬值,看美国如何出招

中美汇率博弈进入新阶段。以往美国施压,我们就升值;现在美国有压力,我们却自行其是,既是大环境的逼迫,也是更自信的表现。当然,矛盾冲突也不可避免。在9月份老大访美前,人民币突然贬值,应该也是精心思考后的结果。


谷俊山人生哲学成功还是失败

事实证明,成吨的钞票成堆的黄金成捆的虎皮与名画成垛的美玉与象牙以及可以造酒池肉林的昂贵名酒,不过是一场幻影。这种结局,恐怕是他在信奉“金钱至上”这一人生哲学时,没有想过的。如果当初他在面对人生的“第一桶金”时,想过半秒钟,后面的结局,也许就不是这个样子!


阿里的“亲家”为何不是京东

阿里与苏宁“成亲”了,有人说是抱团取暖,看来这两家日子都不好过。有人说是逼死京东,纯粹是两个大企业的小鸡肚肠。这种说法,显然属于外行看热闹,都过于天真。阿里与苏宁的合作,可以说是商业形态的一次重大调整,它体现的是两种航母的优势互补。


给抗战老兵发补助令人欣慰

值此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两部委及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民政部门确保9月份前将一次性生活补助金发放到抗战老兵手中,不仅为那些贫病交加的抗战老兵送去了急需的物质保障,更为他们送上了最渴盼的精神慰藉:他们为国抗战的英雄业绩终于获得了国家的认可和褒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