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地震局官员遭举报搞婚外情 已被停职调查

12月2日,一名网名为“缨子”的女子在腾讯微博中爆料称,“曾飞作为正处级官员,从2012年开始欺骗我说他将很快离婚要娶我,然后跟我同居两年半。到现在才知道他一直在欺骗我,还让他老婆郑少娟殴打我。曾飞也是多情种子,在QQ上跟我聊些很恶心的话,还说别人请他吃眼镜蛇。他老婆打我白打?现在我该怎么办?”

微博中还配以二人QQ聊天记录的图片及二人合照。

因婚外情被老板辞退

举报人谢某告诉新浪网,她和曾飞在朋友圈里认识后,曾飞便开始追求她,希望两个人能在一起,谢认为曾飞人不错,对她也很好,便答应了。

谢表示,最开始的时候,她对于曾飞是地震局副书记的身份并不知情,也不知道曾飞已经有了家庭。

谢在网络上公布了一份回忆录,称两个人经常去台湾饭店和朝阳大酒店开房,曾飞也曾在自己值班时要求谢去办公室陪他。两人同居近两年半时间。

谢回忆,曾飞与她同居的两年半时间里,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她的住处。在她知道了曾飞已婚后,曾飞一直对谢承诺,会和妻子离婚,希望和谢一起生活,过日子。

而谢也一直相信他。

据谢称,9月份,曾飞的妻子郑少娟曾去过谢的单位找她,要求她不要跟曾飞再来往。

谢的老板知道此事后,认为谢的行为不检点,辞退了她。

谢后来从老板处得知,在她被辞退后,郑少娟还去了她的单位一两次。

在此事件发生后,谢和曾飞分手了。

被打不平衡

据谢介绍,10月9日下午,谢去曾飞的办公室希望讨个说法,被曾飞骗出。

曾飞带她到了郑少娟所在的凯悦酒店附近,自己离开,而谢则被郑少娟打倒了地上,脸部和胸部被抓伤。

被打伤后,谢报了警,郑少娟及其家人希望同谢协商私了,并承诺付5000块的医药费。但当时郑少娟只给了她1000元,并表示让谢先去看伤养伤。

谢因此撤诉。

然而撤诉之后谢却再也联系不到郑少娟,于是又向派出所报了警。

“我一个弱女子,什么都没有,只是想要一个说法。他(妻子)把我打成了这样,还骗了我这么长时间。”谢表示自己的心里很不平衡。

为什么会选择网络曝光,谢说:“我也没有想把他(曾飞)逼到这个份上,可是因为他,我工作也丢了,也被打了,而他一直没有给我说法,我心里不平衡。”

新浪网询问谢接下来会不会走法律途径,谢表示,现在正在同律师协商阶段。

曾飞被停职

据谢介绍,曾飞曾经对她说过:“郑少娟黑道白道上都有人,不要再来找我们了。”

新浪网联系了曾飞的妻子郑少娟,郑少娟表示,具体的事情不想多说。

郑少娟称,谢曾经请过律师。她认为,既然请过律师就应该走法律途径解决这件事情,而谢采取这样的手段她不能接受。

郑少娟表示:“据我了解,她请过律师,但都没有律师愿意帮她,你想想看?”

关于谢爆料中所说的郑少娟曾殴打过她一事是否属实,郑少娟则笑了很久,只回应了一句话,“可笑!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今日10时左右,新浪网致电福建省地震局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王福成表示,曾飞已经好几天请假没有来上班。而关于曾飞私生活的情况不方便多说,也并不了解。

新浪网多次致电曾飞,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今日上午,福建省地震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对于博主缨子在腾讯微博发布的信息内容,福建省地震局有关部门已关注,经研究决定,曾飞同志暂停履行职务,配合有关部门接受调查,相关情况将及时发布。”(杨箬洵)

编辑:SN123


不取消社会抚养费是为公平?

卫计委拿公平说事,来论证“必须坚持”的理由很不靠谱。照此说来,很多恶法都不该废止了。废除收容遣送制度,会对孙志刚这样遭遇过收容遣送的人造成不公;废止劳动教养制度,会对成千上万接受过劳动教养的人造成不公……


地铁涨价,土豪公司涨薪了

自北京地铁涨价方案最终确定至今,吐槽之声不绝于耳。就在此时,一家公司的老板却站了出来,“涨薪!交通费全额补助!”人家老板不仅补贴了交通费,而且还把这事看的很平常。


他在微博直播自杀你却拉黑他

自杀是件顶私密的事,因为去意已决,一般会找个清静的地方独自度过最后的时光,最多留下一封遗书做个交代。而选择在微博这个大酱缸里全程直播自杀经过,不仅要面对网友或劝慰或谩骂的冰火两重天反应,还有可能自杀遇阻,他们为何仍执意如此呢?


国民党为啥败得那么惨?

台湾到底发生了什么?国民党为啥败的这么惨?“九合一”过后,国民党要从“蓝色忧郁”中走出来注定需要一段艰难的时光。对于绿营来说,席次的增加,却也并不意味着更多选民向绿色移动靠拢。说到底,民众选的是“改变”,而不是蓝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