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北工业区闲置:被征地老人住窝棚厂区放羊

来源: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导读:安徽省淮北市是一个因煤而兴的城市,在资源日渐枯竭之后开始谋求转型,设立了很多的开发区,力图发展非煤经济。不过最近,《经济半小时》接到了一些知情人士打来的电话,反映说安徽省淮北市的开发区存在着大量土地闲置的情况。《经济半小时》记者赶往淮北市进行了调查。

开发区上演“空城计”,空产房无生产,大量土地闲置,让人触目惊心。

12月1号,记者来到安徽省淮北市凤凰山食品经济开发区。按照当地官方网站的介绍,这个开发区是2009年5月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

安徽省淮北市凤凰山食品经济开发区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拥有多个荣誉称号。安徽省淮北市凤凰山食品经济开发区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拥有多个荣誉称号。

行驶在开发区宽广的马路上,只见马路两侧厂房林立,几乎看不到闲置的土地,不过,当地一位企业老板告诉记者,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

这位老板告诉记者,虽然开发区里厂房修得很多、很漂亮,但真正在生产的企业其实没几个。深入园区记者看到,整个园区很冷清,既没有人,也没有什么车。在一家工贸公司的厂房门口,记者甚至看到,有村民正在放羊。

在一家工贸公司的厂房门口,有村民正在放羊。在一家工贸公司的厂房门口,有村民正在放羊。

那么,究竟有多少企业在开发区生产呢?《经济半小时》记者决定走进这些企业一探究竟。

这里是安徽惠我南黎食品公司的厂房。记者看到,尚未完工的厂房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大门的铁锁也锈迹斑斑,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开过了。

安徽惠我南黎食品公司的厂房大门的铁锁锈迹斑斑。安徽惠我南黎食品公司的厂房大门的铁锁锈迹斑斑。

这是安徽乾昇食品有限公司的厂房。透过破烂的窗户可以看到,厂房同样空无一人,甚至连生产设备都没有。之前那位知情的企业老板告诉记者,在这个开发区,许多企业都是这样,圈了地,建了厂房,然后租出去,赚点钱。而对于企业的这种行为,开发区管委会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并不干涉。

企业老板:它只要建起来,不管你干吗。对,你只要达到那个建筑面积,要达到70%以上。

看到这里,记者不禁感到疑惑,为什么开发区里有那么多企业,建了厂房却不自己投资生产,而是依靠出租厂房赚钱呢?难道租房的生意很好吗?记者以租房的名义找到了这样一家企业。

走进这个外表看起来很光鲜的5层办公楼,记者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还是毛坯房。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公司的张主任。他告诉记者,公司里有许多车间厂房闲置着,仅目前可出租的车间厂房就有15000平米。

走进外表看起来很光鲜的5层办公楼,里面竟然还是毛坯房。走进外表看起来很光鲜的5层办公楼,里面竟然还是毛坯房。

公司张主任:开发区讲土地不能闲置啊。开发区讲你们建标准化厂房吧。

记者:那你们得投资啊。它不合适,你们合适吗?

张主任:开发区给找融资担保来建。

为什么开发区要求企业即便不生产也一定要把厂房先建起来呢?国土资源部《闲置土地处置办法》规定,“已动工开发但开发建设用地面积占应动工开发建设用地总面积不足三分之一或者已投资额占总投资额不足百分之二十五,中止开发建设满一年的国有建设用地”可被认定为闲置土地。这样看来,土地完全荒在那里是闲置,在土地上建几个厂房似乎就不算闲置。我们就不难理解开发区要求企业建厂房的用意了。但这个要求却让不少企业吞下了苦果。

从规定来看,土地完全荒在那里是闲置,在土地上建几个厂房似乎就不算闲置。从规定来看,土地完全荒在那里是闲置,在土地上建几个厂房似乎就不算闲置。

看见大量建好的车间厂房难以出租,一些企业干脆连厂房都不建了,直接把圈占的土地闲置起来。这家企业大量的土地被栏杆围了起来,除了中间这几栋建筑之外,还有好几十亩的地被闲置,地上的杂草已经长了半人多高。

那么,这个建成已6年的开发区,究竟有多少因厂房和土地没有被充分利用而出现闲置的情况呢?记者跟随一名投资者来到开发区管委会,这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告诉记者闲置土地的具体数据,但是他们承认,在开发区内,确实有大量的闲置土地等待招商引资。

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你像50亩、100亩、200亩的备用地,我们现在都有。

记者:就是征好的地块?

工作人员:对,这块地有三四百亩。

在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所说的这块三四百亩的土地规划图上,记者看到,已经有一家企业的名字标记在了这块土地上。那么,管委会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还要把它拿出来招商呢?

工作人员:现在还没确定。你要用的话,我现在可以给你分割出来。因为这个地的话全都是我们政府征完以后,只是给它做了一个项目名称在上面。

记者在淮北市相山区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这块土地早在2012年就签约给了圣祥科技公司,但圣祥公司始终没能完成投资。这块地就这样放了3年之久,直到2015年6月,开发区才把这块土地从圣祥公司手里要回,目前正在等待新的开发者。管委会的工作人员看到投资者对这块地并不满意,于是,极力推荐他们园区内的一个名叫“温州食品工业园”的地方去投资。

工作人员:销售非常好。他们的货现在应该说也是,供不应求,产品非常好。

但在温州食品工业园记者看到,这里很多企业的楼房是空着的,院内枯草丛生;一些则大门紧闭,门口甚至连企业名称都没有。

温州商人李某:不开工的比例挺高的,有几百亩地,三四百亩地,开业典礼的时候搞的很红火,现在一直在停。以前招过来一个北京公司,有纠纷一直在那停着呢。

据这位企业老板提供的情况,目前温州食品工业园区内共有15家企业,占地300亩。但是,其中一半的企业从2012年一期工程完工以后就停工了,到现在都没有实现投产。

李某:没有土地证不能办产权证,就不能融资了。

这位温州商人告诉记者,他是最早投资温州食品工业园的商人之一,在2012年时就修好了一期厂房。但是,管委会却迟迟没有把厂房的土地证发给企业。直到2014年,土地证才到手。两年的时间里,企业没办法靠抵押固定资产从银行获得低息贷款。这位温州老板被逼无奈,只能靠借高利贷来维持运转。最终因为无法偿还债务,导致企业被荒置在凤凰山食品工业园内。

李某:可能土地没有指标,办土地证有点难。

离开凤凰山工业园区,记者赶到了淮北市另一个工业园区,龙湖工业园。这个工业园在2005年挂牌,至今已经有10年历史。那么,这里土地闲置的情况如何呢?

淮北丰盛泰重工有限公司是龙湖工业园官方网站上重点推介的企业。这家企业在2006年成立,占地17万平方米,相当于255亩。然而,9年的时间过去了,记者看到,在这家企业所圈占的土地中,还有一半的工程没有完工。两栋至今没有盖好的大楼,只有一栋有施工的迹象。

在丰盛泰重工有限公司的隔壁,记者看到,这家名为富特尔塑业的企业,在其厂房的显著位置拉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他们有6000平方米的闲置厂房可以出租。

富特尔塑业拉了一条横幅写着,有6000平方米的闲置厂房可以出租。富特尔塑业拉了一条横幅写着,有6000平方米的闲置厂房可以出租。

工作人员:这个厂房呢,目前是放里面一些材料。跟仓库一样,稍微先放里边。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从3年前公司把厂房建成后,这个6000平方米的巨大厂房就一直没有使用过,也没能租出去。

记者:你们这个厂效益怎么样?

工作人员:效益还可以。目前在整个龙湖开发区里面,我们还算效益比较好的。

即便这家在园区效益算比较好的企业,仍有6000平米的厂房闲置。同时,还有20多亩地没有进行任何开发。

记者在深入调查后发现,土地闲置的情况在龙湖工业园同样触目惊心。在这家名为“三石液压”的公司里,记者看到,厂区占地面积足足有100亩,厂房也修得有模有样。但是,这家企业早就没有正常经营,一栋厂房被租给别人当了仓库,另一栋因为租不出去,只能白白闲置。

记者看到,这间说是存放了机械设备的仓库里,零零散散堆着许多杂物。在仓库外面,记者看到,还有近50亩的土地闲置着,地上的草长得已经有一米多高。

沿着龙湖工业园的主干道梧桐中路前行,记者在两旁看到,有的企业大门直接被水泥封死,厂内空无一人,这些企业的栅栏里面同样是大片被圈起来的荒地。看到记者正在调查土地闲置的情况,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土地闲置还不是淮北市最严重的。

工业园的主干道梧桐中路两旁,是一片萧条的景象。工业园的主干道梧桐中路两旁,是一片萧条的景象。

村民:你是来调查荒地的是不?跑烈山那儿看去。你看那儿一个厂房一个厂房,一个人都没有。

村民:淮北市啊,那里3000亩地都荒起来了。

村民:你去烈山,过了桥你看,那都是好地,都是一级地。3万亩也不止。

村民:淮北市花一二十个亿,给老百姓的地买了,现在没得干。

安置房遥遥无期,老夫妇住小窝棚艰难度日。

烈山开发区和开发区的新区都位于淮北市主城区的南部。2011年被安徽省批准为省级开发区。根据官方网站的介绍,现已入驻规模企业100余家。可是,当《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这里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成片成片的农田。记者爬上目之所及唯一一栋在建的高楼,放眼望去,园区内厂房寥寥无几。大部分地方依然是绿色的麦田,还有的地方像大工地一样堆满了砂石。

园区内厂房寥寥无几,大部分地方依然是绿色的麦田。园区内厂房寥寥无几,大部分地方依然是绿色的麦田。

村民们告诉记者,这片地早在2011年就被政府征走了。可是这么长时间,一直没什么工厂开工。记者随后驱车沿主干道梧桐大道直行,行驶了一段时间后,看到了一家大门紧锁的工厂。这个工厂叫做安徽冠鑫源制动科技公司。记者上网查询了解到,这家企业占地120亩。不过透过厂门,记者可以看到,里面杂草丛生。眼下这个工厂只有一对头发花白的看门老夫妇。

看门老人:去年腊月结束的。腊月26结束过后就到现在没有开工。

这里是丰彩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区管委会网站上对这个公司的描述是:“年销售收入4.86亿元,预期税收2892万元,安排就业380人”。但是当记者来到这家企业时,可以看到,院子里满是荒草,两幢烂尾楼孤零零地成对角线方向立在空旷的厂区内,企业的大门则被木板钉得严严实实。

被管委会描述为年销售收入4.86亿元丰的彩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两幢烂尾楼孤零零立在空旷的厂区内。被管委会描述为年销售收入4.86亿元丰的彩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两幢烂尾楼孤零零立在空旷的厂区内。

由于成立了开发区,许多农民不仅失去了耕地,还失去了住所。早在2011年12月,这里的拆迁就已经结束。按照《淮北经济开发区新区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拆迁完成18个月后,也就是2013年6月,失去家园的村民就该住进安置房。可如今已是2015年12月,村民没有收到任何搬迁的通知。

本该在2013年6月住进安置房的村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搬迁的通知。本该在2013年6月住进安置房的村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搬迁的通知。

在采访中,记者认识了村民吴奶奶。4年前,她们家的地和房子被开发区征收,两位老人就一直住在这间用砖头和塑料布搭建的小窝棚里。

四年来,两位老人就一直住在这间用砖头和塑料布搭建的小窝棚里。四年来,两位老人就一直住在这间用砖头和塑料布搭建的小窝棚里。

吴奶奶:一年粘一层塑料纸,一年粘一层塑料纸。你不粘了它就露,你粘上了它就能管。也没人问,哪有人问。

本来以为征地之后,很快就能住上安置房,但吴奶奶没想到,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住进安置房的日子却遥遥无期,老两口不得不住在这间破旧的小窝棚里。这个小窝棚的电是吴奶奶从路边的电线杆上接的线;水每天都要到外面去拉;而炉灶是用装水的砂缸刨个洞做的。

吴奶奶:恩。这风猛,你上一层塑料薄膜,夏天你又那个太阳一晒、一遮。恩。热。

记者采访的时候,淮北的最低气温已接近零摄氏度。我们不知道这两位老人如何在这间小窝棚里度过这个寒冬。

记者就淮北市经济开发区新区二期安置房工程采访了开发区副主任王峰。

淮北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峰:现在就是里面小区里面设计到的,比如说绿化。老百姓什么自行车棚,像这样的室外工程正在收尾。

按照王峰的说法,之所以没让拆迁户住进去,是因为绿化等室外工程没有完工。可记者在2014年8月21号淮北日报的一篇报道中看到,二期安置房动工于2012年6月,主体工程于2014年8月收尾。若如王峰所说,室外工程一直处于收尾阶段,如此计算,单单为绿化小区、搭建自行车棚,目前为止已经花去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按照开发区管委会的说法,二期安置房单单为绿化小区、搭建自行车棚,目前为止已经花去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按照开发区管委会的说法,二期安置房单单为绿化小区、搭建自行车棚,目前为止已经花去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在淮北市的各个开发区,究竟有多少土地存在着闲置的情况呢? 2014年国家审计署曾经对淮北市开发区的土地闲置问题进行过专项报告,闲置土地有110公顷,即1650亩。

淮北市国土局副局长邹勇:14年国家审计署审定认定的淮北市开发专区,一共加起来有9宗,110公顷,在审定整改过程当中已经整改了5宗,现在正在整改的有4宗,整改的有73公顷,现在还有37公顷正在整改。

根据国家审计署的这份报告,淮北市各个开发区土地闲置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严重,而淮北市其实是一个耕地资源不断在减少的城市。

邹勇:淮北这个情况是能源城市,采煤塌陷,每一年要塌一万亩地,从建市以来到现在已经累计塌陷了20多万亩的良田。

每年淮北市都要因为采煤塌陷而损失1万多亩良田。既然如此,为什么在各个开发区还要继续大量征收耕地,并闲置在那里呢?邹勇副局长承认,在这方面他们确实存在着工作失误。

邹勇:习主席也讲了,保护土地像保护大熊猫一样,这句话我们理解非常深刻,我们感到很,作为党的总书记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作为国土资源管理部门的同志,如果保护不好土地很汗颜的。

半小时观察:解决土地闲置需转变政绩观

我国是一个土地资源非常紧缺的国家,为了保护土地资源,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严格的政策法规,但即便如此,违规用地的事件还是屡屡发生。2015年9月份,国家审计署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7个省市有3.6万公顷的土地被闲置,一些地方和部门在闲置土地的处置上不作为、慢作为令人痛心。这种监管闲置,根源在于一些地方领导过于看重GDP等能够体现政绩的指标,往往对于外来投资不进行严格审核,对土地闲置也是“装聋作哑”。解决土地闲置问题需要“两手”。一手是需要严格执法,对各类违法违规事件痛下狠招。另外一手是需要观念的转变。土地闲置问题表面看是在土地,而根子在观念。当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的转型发展期,地方政府只有真正树立新的发展观,新的政绩观,才能够跟上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脚步,类似于开发区土地闲置的问题才能够得到彻底的解决。


中国第一拆,该谁失职谁买单

水岸银座是天津“最牛开发商”赵晋名下的房地产项目,如您所知,其父正是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对于在赵家“出事”之后似乎一夜之间才被发现的楼房问题,很多天津人疑惑着:如果不是赵家东窗事发,这楼会不会有今天的“中国第一拆”?


你看不惯还跟我一起上12306

普通用户的购票体验糟糕到什么地步前面已经说过,而其阻止“黄牛”的初衷也远未实现。也许可以说,这9个月期间,铁路部门进化得并没有比刷票公司更快,现在显出的较量结果,仍然是:(铁)道高一尺,(黄)牛高一丈。


都是为人民服务,干嘛摆臭脸

与其喊空洞口号,开空头支票,不如真正放低身段,承认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其他职业一样,仅仅是一份供我们养家糊口、找寻存在价值的工作,既不能高高在上也没有一味付出,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足矣。


马拉松是有史以来最无聊运动

人生其实到处马拉松,特别是在最难、最美、最重要的一些事情上。想不开的时候,跑步,还想不开,再多跑些,十公里不够,半马,半马不够,全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